墨西哥革命制度党:执政71年为何会垮台
作者: 尹德慈   来源:

墨西哥革命制度党自1929年到2000年连续执政71年,墨西哥从一个封闭、贫穷落后的农业国家,发展成为一个对外开放、经济较发达的工业化国家。在200012月,国家行动党的福克斯新政府接手墨西哥时,墨西哥GDP6700亿美元,在世界排名第13位,经济增长率为7%,失业率仅为2%。革命制度党靠什么长期执政?取得如此优异政绩的拉美第一大政党为何被逼下台?认真分析其前因后果,对于我们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加强党的建设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革命制度党长期执政的主要原因
 革命制度党成立于192934日,当年即上台执政,从此一直雄居墨西哥政坛,曾经创造了举世瞩目的墨西哥经济、政治奇迹,奇迹支撑了墨西哥革命制度党的长期执政。革命制度党靠什么长期执政?
 其一,以积极务实的意识形态抢占民众的思维空间。墨西哥革命制度党自执政伊始,就确立了民众主义和民族主义性质的意识形态,积极务实的意识形态抢占了民众的思维空间,始终保持对民众的影响力。该党明确指出,共和国的宪法就是自己的纲领,高举民族主义和民众主义两大旗帜,奉行革命民族主义、社会平等和全面民主化。革命制度党不把自己的意识形态贴上左或右的标签,只是笼统地宣称自己继承了墨西哥革命与历史的传统,它的意识形态就是墨西哥革命的意识形态,就是墨西哥革命的原则。这样,革命制度党的理论主张就获得了一种由墨西哥革命历史所赋予的不容置疑的合理性和合法性。也正是因为革命制度党的意识形态不受某一政治标签的框定,这种灵活性使革命制度党在意识形态上具有极强的包容性,这种包容性不是对在社会进程中出现的各种异己思想的姑息迁就或视而不见,而是把其具有建设性意义的内容加以适当变通和改造,吸收进自己的纲领,为我所用。这样,革命制度党以人民的全部价值观的代表者的身份,占领了一切重要的政治思想空间,同时也剥夺了其他反对党的思想资本和理论阵地,抑制了反对党的力量,凝聚了全国的人心,在墨西哥人民中形成了以革命制度党理论主张为核心的对国家重大问题的广泛共识,形成了对革命制度党长期执政的持续认同。
 其二,以广泛稳固的组织结构奠定执政的社会基础。墨西哥革命制度党具有广泛的和比较稳固的组织基础,其组织结构分为阵线和州市两大系统。前者以职团主义组织体系最大限度地团结国内各阶级,使自己具有广泛的社会基础。早在1917年,墨西哥宪法就规定了反映工人、农民、中产阶级和政治军事官僚阶层利益的四大基本政策:工人权利、土地改革、民众教育和民选职务连选连任。从1940年起,该党一直由三大职能集团即工人阵线(通过墨西哥工人联合会控制全国绝大部分工会组织)、农民阵线(通过全国农民联合会掌握全国大多数农会组织)、人民阵线(通过全国人民联合会,控制国家机关、自由职业者等基层组织)。该党还领导全国革命青年运动和全国革命妇女协会两大群众组织。各种专业组织、青年团体、合作社团和其他社会组织也被纳入党的组织构架。这个组织体系实际上动员了新的集团加入革命党并投入了政治,同时也就加强了这些新集团的组织性。这就扩大了党的社会基础,并将新生的社会力量纳入了政治体系之内,保证了政治稳定。后者以行政区划为组织单位,维系革命制度党的集中统一。革命制度党按照行政区划建立各州及联邦区领导委员会,以协调地区内部、各阵线之间的工作。州(联邦区)领导委员会均有三个阵线之间的代表参加。州领导委员会下设市委员会,联邦区设区委员会。两级委员会主要是通过党内程序性的谈判,协调各阵线的利益关系和利益矛盾,努力使党超越各个具体阶级,成为整个国家和社会利益协调的核心,既减少了政治张力,也增强了对社会的控制力。为此,该党还建立了垂直领导制、党内协调制、总统即党的领袖决策决断制和总统一届任期制,从而使这种组织结构形成高度制度化,增强革命制度党的执政基础。
 其三,以适应国情和顺应时代潮流的政策提升执政能力。自成立之日起,革命制度党便自称是墨西哥1910年革命的继承者和1917年宪法的守护神。自1929年以来,墨西哥历届总统均是革命制度党党员,历届政府对内推行发展民族经济和社会改良政策,对外维护国家独立和主权,从而保证了墨西哥成为拉美经济发展速度较快的国家之一。在1934-940年,具有民族主义倾向的卡德拉斯政府进行了比较深入的社会经济改革。在农村,大规模地进行土地改革,重建村社土地所有制,并通过大量发放公共贷款,兴修水利,促进农业发展;在工业方面,重点投资钢铁、水利、交通运输等部门,加速了墨西哥经济增长速度。1934-1940年,GDP年均增长4?5%,为二战后墨西哥实行进口替代工业化战略奠定了基础。从40年代开始到80年代初,墨西哥进入了一个新的经济发展时期。这一时期,墨西哥历届政府大力推行进口替代工业发展战略,工农业生产取得稳定增长,经济结构发展了重大变化。1946-1956GDP年均增长6?1%1957-1970年为6?8%70年代为5?2%,最高年份超过10%。正是革命制度党历届政府采取了比较恰当的政策,墨西哥从一个非常落后的农业国家发展成为发展中国家中的中等发达国家,2000年底人均GDP超过5000美元;人均寿命从45岁上升到69岁,文盲率由80%下降为1%左右,成为拉丁美洲仅次于巴西的第二大经济强国。
 其四,以灵活的宏观政治调控协调国家与社会间的矛盾。墨西哥革命制度党始终坚持追求经济增长与维护政治稳定的统一。在经济社会政策方面,实行国家、社会与个人并行的混合经济体系。墨西哥既存在以国家和民众为代表的公有制经济,也存在以大中产阶级为代表的私营经济。从实践上看,公有制经济有效保持了社会稳定,但很难促进经济告诉发展;私营经济具有较强的活力,但是容易激化社会矛盾。从40年代到80年代,革命制度党一直在政治稳定与经济增长之间寻求某种政策上的相互交替。当私人资本快速发展,造成社会财富分配高度不平等、阶级矛盾激化时,执政党的政策向左偏;当国家过度干预经济,造成严重的资本外流与经济衰退时,执政党的政策转而向右偏,扶植私人资本,通过组织手段控制某种运动。在公共部门的政策调控方面,墨西哥建立了福利补偿制度和争取与控制平衡机制,先后建立了直属联邦政府的墨西哥社会保险协会和国家公务员社会保险和福利协会,通过政府干预建立覆盖全国的社会保险和福利政策。在意识形态上,建立起钟摆式调控模式,当党内左的政治力量占据上风时,执政党就推行阿莱蔓主义;当党内右的力量占据上风时,就推行卡德纳斯主义。根据实际情况,在执政党内部形成了一种钟摆调控战略,有时调控的幅度为两个总统任期(12年),有时为一个总统任期(6年),从能动的积极的左右摇摆调节社会在保持稳定中追求经济的增长。这种协调社会矛盾的战略一度引起世界战略学家和政治家的关注。
 革命制度党被逼下台的原因剖析
 目前仍有1100万党员(占墨西哥总人口的11%),在国内各政党中人数最多的革命制度党,为何在2000年大选后被逼下台呢?
 第一,忽视经济与社会的均衡发展,社会贫困化与贫富悬殊加剧,动摇了执政的政治基础。80年代中期以来,历届革命制度党政府,为了顺应世界经济发展的大趋势,开始进行经济结构改革,逐步深化新自由主义发展模式,大力削减公共福利开支,减少国家对经济和社会生活的干预,实行私有化;在收入分配方面向资方倾斜;对外开放,向美国等西方国家靠拢,先后加入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和北美自由贸易区,建立以导向型模式为主的市场经济。新自由主义经济模式使墨西哥宏观经济得到较快的增长,1996—2000年年均增长5%。但与此同时,墨西哥民族产业受到强烈冲击,国有企业由1982年的1155家减少到1993年的209家。仅在萨利纳斯政府期间就有15万家中小民族企业倒闭。外国农产品的大量涌入使那些得不到政府补贴和生产效率较低的农民处境日益艰难,有的甚至破产。新自由经济政策破坏了社会的均衡发展和社会公正,使失业、贫困化和两极分化加剧。据有关资料显示,全国9700万人口中有4500万生活在贫困线以下,其中2400万为赤贫;300个家族拥有全国50%的财富,20%的最贫困人口只占有3?6%的财富。新经济自由主义经济发展模式带来的严重社会不公和不合理的分配制度,使贫富差距日益拉大,社会矛盾加剧。1994年初,南部山区的印第安农民揭竿而起,发生了该党执政以来规模最大的农民武装起义。现行经济政策伤害了其中下层民众的利益,招致广大中下层民众对革命制度党的不满,从而动摇了革命制度党赖以执政的政治基础。
 第二,没有与时俱进,未能适时提出代表最广大人民群众利益的纲领主张,失去了对民众的感召力和凝聚力。革命制度党于1929年成立后,该党高举民族主义大旗,对外奉行强烈的民族主义政策,对内进行土地改革、实行国有化,建立社会保障体系等冒失大多数人受益。革命制度党当时的纲领主张适应了时代的要求符合广大人民群众的意愿,因此,长期得到了社会各界的普遍支持和拥护。1929-1982年间革命制度党历届政府总统候选人均以70%-90%的得票当选。80年代后,随着国家工业化水平的提高,城市化进程加快,农村人口降至25%,出现了大量中产阶级。此外,占全国人口相当大比例的青年人,他们思想敏锐,接受新鲜事物快和反传统。不断增长的中产阶级和人数众多的青年人,已不再满足民族革命制度党的革命民族主义纲领中提出的基本要求,他们希望革命制度党能够跟上时代发展潮流并代表他们的利益,制定出新的政治、经济和社会等方面的政策主张。但革命制度党对社会和阶级结构的变化缺乏正确的认识,没能适时修改党的纲领和政策,来吸引最广大的人民群众,扩大自己的社会基础和阶级基础,结果导致党在群众中威望下降,社会基础削弱,支持率下降。到1997年的中期选举时,革命制度党仅获得38%的选票,并首次失去首都联邦选区市长职位和众议院绝对多数席位。在2000年大选中,不仅大资产阶级和相当多的中产阶级人士拥护国家行动党,而且部分革命制度党的党员也投了支持反对党候选人的票。
 第三,领导专断,缺乏民主,争权夺利,组织分裂,严重影响了党的凝聚力和战斗力。革命制度党在长期的执政过程中形成的党政不分、权力高度集中的管理体制使总统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他既是党的领袖又是国家的领袖,党和国家的事务全由一人说了算。下届总统候选人由现总统根据自己的好恶钦定,这就把党同国家的命运维系在一个人的身上。随着国内民主进程的发展,这一管理体制已经走到了尽头。如革命制度党规定,党的主席和总书记应在党的全国政治委员会选举产生,而实际上却仍由党最高领导人总统指定,一遇政治风波不得不辞职,造成党的最高领导层的不稳定,在1992-1997年间,该党先后更换了7位主席,其中有6位任期不到一年。该党竞选各级地方官职和议员的候选人,也常常是领导人之间权力和利益分配的产物。在党的群众组织中同样缺乏民主,广大基层群众缺乏参政热情,墨西哥联合工会主席的职位由一人占据了50年之久,这样的领导体制很难激发工人的参政热情。党的领导层同基层组织缺乏有效的沟通渠道,使党严重脱离群众,革命制度党绍莉在总结该党失败原因时指出,与社会沟通不够,使党与党员之间、党与群众之间的距离拉大。80年代后,该党内部出现分裂。19868月,以米却肯州州长小卡德纳斯和墨西哥驻联合国代表莱多为首的党内民主人士,由于对德拉马德里新自由经济主义政策和党内的专制腐败现象不满,公开宣布成立民主革新运动,脱离该党,与真正革命党、重建卡德纳斯阵线党、社会主义人民党等14个政党和组织组成全国民主阵线,把矛头直接指向总统和党的领导人。19895月小卡德纳斯与其他10个政党和组织正式成立民主革命党与革命制度党分庭抗礼。90年代以后,党内争权夺利更为激烈,党内恐怖事件屡见不鲜,革命制度党在群众中的形象大大降低,战斗力和凝聚力严重削弱。
 第四,革命制度党长期执政以及高度集中和缺乏监督机制的政治体制,导致官僚主义和腐败现象日益严重。在长期执政的贯彻功能中,革命制度的党形成一个较为稳定的利益集团。由于长期占据政坛,缺乏必要的监督,权力在革命制度党内部传递,财富也在他们中间生根。该党要员和政府高官卷入重大贪污腐败案件时有发生,且频率越来越高。1994年墨西哥联邦检察院副总检察长马里奥?马谢乌负责调查其兄长(该党总书记)被杀案件时,自己被指控贪污9100万美元。就在此案的调查中,总统及总统的亲属、内阁部长、州长等高级官员数十人卷入政治丑闻。萨利纳斯总统因涉嫌此案逃避国外,至今没有回国。上梁不正下梁歪,贪污腐败迅速在中下层官员中蔓延。墨西哥一个社会调查机构表明,93%的被调查者认为警察队伍非常腐败,拦路抢劫、敲诈勒索已经成为警察司空见惯的劣迹。
 墨西哥革命制度党兴衰成败给我们的启示
 墨西哥革命制度党是迄今为止连续执政的时间仅次于苏联共产党的第二个大党。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这是从墨西哥革命制度党走向衰败得出的一个结论。虽然中墨两国的国情不近相同,但是墨西哥革命制度党在成功领导墨西哥进入全面小康社会后走向衰败的事实,却给正在领导中国人民全面建设社会的中国共产党以警示:
 首先,执政党必须同时把追求经济发展与维护社会公平公正结合起来。80年代中期以前,墨西哥革命制度党由于十分注意两者的结合,钟摆式调控战略把握得体。80年代中期以后,为刺激经济持续发展而推进了新自由经济主义,忽视了社会公平,导致相当部分民众的财富缩水,社会走向两极分化。而面临两极分化时,党内的不团结导致钟摆式调控失灵。中国是一个地区、行业、群体发展不均衡的国家,在追求经济高速增长的过程中,必须高度重视社会公平和公正问题。
 其次,发展中国家实施自由贸易战略和全球化战略,是对权威执政党的最大考验。1986年以后,墨西哥革命制度党领导墨西哥相继加入了GATT、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北美自由贸易区等国际性、地区性自由经济组织,但是实施外向经济战略后,执政党对本国经济与社会控制的主动权减弱,容易受到外部经济利益集团、政治势力的压力甚至左右。这对于刚刚加入WTO的中国来讲,未来20年左右时间是一个关键期。中国共产党必须增强忧患意识,防止重走墨西哥以政治换经济,以政治换取不确定的经济前程的老路。
 再次,执政党的自身改革不能放弃自身优势。墨西哥革命制度党在71年长期执政过程中形成了许多独特的优势,比如意识形态的兼容性和开放性的优势、党内利益协调和利益表达机制。但这些优势在90年代党内改革的过程中被逐步抛弃,从而失去了中下层民众的支持和认同。中国共产党在推动自身改革和建设中,必须立足于发挥党的优势,将发挥党的优势与改革完善党的执政方式和领导方式结合起来,吸收人类政治文明的优秀成果,不能照搬西方政治制度。

 

2014-01-08